科技创新

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有哪些不同

  在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前,有一种观点认为,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是信息化的三个阶段,智能化是信息化的组成部分。然而,从目前的情况和发展趋势看,以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的新型智能化已经在影响广度、深度和速度上有了质的飞跃,完全可以脱离信息化“自立门户”,成为独立于信息化以外的单独一“化”。具体分析,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根本区别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依托物质基础不同。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是在不同的时代背景条件下分别产生的,各自依托的是工业时代、信息时代和智能时代的不同物质基础。机械化依托的物质基础主要是动力设备、石化能源等物理实体及相关技术,信息化依托的物质基础主要是计算机和网络硬件设备及其运行软件。智能化的重要前提是信息化,依托的物质基础主要是高度信息化以后提供的海量数据资源、并行计算能力和人工智能算法。

  战斗力生成模式不同。机械化主要通过增强武器的机动力、火力和防护力提升单件武器的战斗力,以武器代际更新和扩大数量规模的方式提升整体战斗力。信息化主要是通过构建信息化作战体系,以信息流驱动物质流和能量流,实现信息赋能、网络聚能、体系增能,以软件版本升级和系统涌现的方式提升整体战斗力。智能化则是在高度信息化基础上,通过人工智能赋予作战体系“学习”和“思考”能力,以快速迭代进化的方式提升整体战斗力。

  建设发展目标不同。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机械化的对象主要是陆军,其目标主要是提升陆军的机动力、火力和防护力,使陆军跑起来飞起来。机械化的最终目标,是使各军兵种武器装备的火力更猛、速度更快、射程更远、防护更强,各项机械性能指标达到最优。信息化的最终目标,则是使人或武器装备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以恰当的方式获得和运用恰当的信息,信息获取、传输、处理、共享、安全等各项性能指标达到最优,实现战场透明化、指挥高效化、打击精确化、保障集约化。智能化的追求目标,是不断提升从单件武器装备、指挥信息系统,直至整个作战体系的“智商”,并同步提升其可靠性、鲁棒性、可控性、可解释性等相关性能指标。由于人工智能的发展前景还无法准确估量,发展潜力非常巨大,目前还看不到其发展极限或者说“天花板”,因而也难以设想智能化的最终目标。

  体系固有弱点不同。由于运行机理不同,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作战体系有着各不相同的固有弱点。机械化作战体系的固有弱点,是其高度依赖以石化燃料及其衍生品为主的作战能源,一旦截断机械化军队的后勤保障线,就等于截断了它的生命线。信息化作战体系的固有弱点,是其高度依赖信息网络,存在着随时被网络攻击破坏并导致整个作战体系瘫痪的危险。智能化作战体系的固有弱点,是其高度依赖难以被完全“信任”的人工智能系统,特别是进入人工智能发展的高级阶段后,智能化武器装备的运转和智能化指挥信息系统的决策,有可能偏离设计者的预期目的,甚至可能造成整个作战体系的失控。

  对应战争形态不同。每一“化”发展相对成熟后,将催生相应的战争形态。机械化和信息化分别催生了机械化战争和信息化战争形态,智能化发展到一定程度也必将催生智能化战争形态。信息化战争与机械化战争两种形态的区别,前人已经做了深刻阐述。就信息化战争与智能化战争而言,两者之间也存在着极大差异。例如,在夺取战场控制权上,由夺取制信息权和信息优势为主,向夺取制认知权和智能优势为主转变;在对抗重心上,由注重物理域、信息域对抗向更加注重认知域对抗转变;在作战力量上,智能化军队比信息化军队的人机比例,即有人系统与无人系统的数量规模之比要小得多;在作战指挥上,人工智能深度渗透作战指挥各环节全过程,智能化作战指挥比信息化作战指挥在OODA循环速度上进一步提升;在作战保障上,智能化作战保障比信息化作战保障更加强调数据保障、算法保障等“软保障”的地位作用。(袁艺、高冬明、曹士信)

  受国内外复杂多变的宏观环境影响,民间投资活动还较为谨慎,存在较大释放空间,这就需要打好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扩大民间投资的关联效应和乘数效应,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动力。

  一篇篇文章在系统数据库中汇聚起来,一位位专家不断“通关”,成为积极公正的评判者。提升网络理论表达活跃度,激活网上舆论引导正能量,iWaes的初衷,随之逐渐实现。

  2019年上半年刚刚收官,中国经济交出的成绩单备受关注。尽管外部环境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有所增加,经济面临下行压力,但中国经济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延续总体平稳的基本面,呈现稳中向好、长期向好的大趋势。

  网络是意识形态斗争的主战场、主阵地、最前沿。要牢牢把握正确舆论导向,唱响主旋律,壮大正能量,做大做强主流思想舆论,把全党全国人民士气鼓舞起来、精神振奋起来,朝着党中央确定的宏伟目标团结一心向前进。

  一方面,长臂管辖本身就是一个混合的法律概念,在当前语境下又进一步衍生到政治行为领域,更加掺杂不纯。另一方面,长臂管辖是在全球化时代应运而生,其出现是针对其中的治理赤字有的放矢。

  表面看来,美国传媒推动民主自由,但事实上,美国传媒并未超越政治而存在,而是以一种“去政治”的表象, 对内维系权力精英统治下的个人主义民主,对外协助军事-商业复合体实施霸权能力。

  《反海外腐败法》本是美国单方面的国际反腐行动,但鉴于美国在世界体系中的重要地位,其影响逐渐扩大,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全球反腐实现了从无到有,并逐渐演变成一个全球腐败治理机制。

  历经70年艰苦卓绝的探索和努力,现在我们实现了新中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沧桑巨变。这一伟大跃迁的基础是中国的经济发展。

  在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今天,推动文明交往互鉴走向深入,必将使亚洲人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必将使人类文明之花绽放得更加缤纷绚丽。

  在高质量共建“一带一路”过程中,应尽量推动“一带一路”回归经济外交的本质;应通过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方式,突出和彰显“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倡议属性。

  历史深刻表明,爱国主义自古以来就流淌在中华民族血脉之中,去不掉,打不破,灭不了。我们纪念五四运动、发扬五四精神,必须缅怀五四先驱崇高的爱国情怀和革命精神。

  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各参与方共同努力,齐心做大世界经济的大蛋糕,从而使得所有直接或间接参与建设“一带一路”的国家和人民从中受益。

  网络强国战略思想正是在中国网信事业建设实践中不断完善并最终形成,它是中国互联网发展的经验总结,体现着党和国家对信息化时代特征的探索以及对中国国情的深刻认知。

  民众预期既不能过多超出社会实现能力,也不能低于现实境遇状况。只有让预期保持在一个张弛有度的合理区间,才能激发社会活力,促进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

  从早期的局域网发展到5G时代物联网,革命性的技术为世界带来了过去难以想象的便利和快捷,成为推动人类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不可或缺的“福器”。

  全面树立跨界理念,开创具有中国特色的跨区域治理新格局,构筑跨界融合共享的大都市圈,是实现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发展的金钥匙。

  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是新时代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特征。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有8处提到了“高质量发展”。

  以信息传播技术为手段,以“数字中国”建设为依托的改革创新是重塑中国经济内在结构和调整中国与世界关系的重要驱动力。

  在青年科技人才培养和使用中,建立科学的人才评价机制,对于树立正确用人导向、激励人才发展、调动人才创新潜能具有重要作用。

  在我国迅速发展壮大的高水平行业特色型大学,更具备转型为创业型大学的先天优势,这支生力军应是我国未来创业型大学发展的主体力量。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机:13988889999

电话:020-66889888

邮箱:admin@baidu.com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